真没想到一季不如一季的《终极一班》系列,居然还能拍出第四部。瞥了一下演员表。什么?汪东城炎亚纶辰亦儒吴尊呢?咋一个都没有了?这还叫“10年的同学聚会”吗?虽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虽然微博上还是有很多人很支持《终极一班4》,虽然我曾经也追《终极一班》,但是看完第二部就已经没有勇气继续看了……10年了大家的审美已经慢慢变了,可是终极一班的风格还是没有变,这也算是一种坚(gù)持(zhí)吧!

今......

最近发现一个APP——蜗牛睡眠,喜欢其实不是APP的功能,只是喜欢APP中“赠送”的安眠音乐。

这个舒缓的音乐只可惜,在其他的地方都没找到,所以爱屋及乌,将音乐的母体保留在手机屏幕上。

要换工作岗位了,也预示着要加薪了,要加活了,要加班了……

所以,我才会引用APP上的那只音乐——在另一个星球看寂寞的夜空。

悠闲地人从没心事

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

只有一只画着孤独的笔

那夜空的......

首先要说的一点是,以下内容转载自知乎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:

原来的问题是《如果有一天发现和柯南住一个酒店,该如何自救?》,看了各位大神的回复,真是脑洞大开。而作为柯南的铁杆粉丝,我就顺手将其中自认为最有趣的一条回复转载了过来。也算是给自己一点自保的余地。真的,就像问题一样,万一,万一,万一如果有一天发现真的和柯南住在了同一个酒店呢~

【答案开始:】

首先就是——避免与柯南有任何眼神或言语上......

之前我不是说过最近一直掉头发的问题么,看着每天早上脸盆中散落的枯萎头发,那可是相当的上火啊。说实话,我从来没为自己的头发担心过什么问题,因为从记事的那天起,我就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。不过,看着这头发一根一根的离我而去,我这几天也确实是茶不思饭不想啊。索性今天走进理发店,让理发的师傅给我剪了一个用手抓都不住的短发!

其实,在认识我对象之前我有多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卡尺造型的。理发师傅在我脑袋上......

听到陈鸿宇的《理想三旬》是一个完全的偶然。经历了若干天的等待之后,我买的耳机终于到了。自然而然地开始给耳机煲鸡。然后用网易云音乐听今天推荐的歌单,第二首就是《理想三旬》。当这个略带慵懒的男声轻轻地在耳边如倾诉般的释放他的声音时,我这在个略显闷热的午后,突然在心头涌起了意思说不出的感慨。究竟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用这样的感觉呢?

小时候喜欢看的一本杂志是《新少年》,那是一本方方正正的杂志。我记得......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