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发现一个APP——蜗牛睡眠,喜欢其实不是APP的功能,只是喜欢APP中“赠送”的安眠音乐。
这个舒缓的音乐只可惜,在其他的地方都没找到,所以爱屋及乌,将音乐的母体保留在手机屏幕上。
要换工作岗位了,也预示着要加薪了,要加活了,要加班了……
所以,我才会引用APP上的那只音乐——在另一个星球看寂寞的夜空。

悠闲地人从没心事
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
只有一只画着孤独的笔
那夜空的月也不再亮
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
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

这是来自于赵雷的原创歌曲《画》,整个歌词的意境描写出一位少年的孤独与梦想,也许这个梦想非常的平凡朴实,可歌词中的少年却在独自一人默默的渴望与坚守着。

常常,我会站在十六楼的飘窗上,向远眺望。

看到空气的密度,迷茫而无力,摊开手掌,清晰的纹路,握住,什么都抓不到。在每一段人生旅程中,开始的时候满满的都是憧憬。可是每踏一步,总没有自己想向的那么坚实。有的时候甚至会歪了方向,我开始不再那么执着,那么用力,学会轻描淡写,以及如何去沉默,一笑而过。前几天想到一句话——在城市的尽头虚构青春。那么,城市的尽头在哪?而我们又如何伤人伤己的虚构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青春,在那场无人导演的剧情里,我们孤单、狂傲、张扬、哭泣、矫情、酸情、执着、歇斯底里……结果,疼痛的只是自己。

岁月依旧不动声色向前,无关痛痒的依旧不疼不痒,执着不堪的依旧不知不觉。就像在另一个星球,看着这篇寂寞的夜空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