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白露开始,进入仲秋。倘若有幸在山间起个早,看看清晨的日出,那么每一个草尖上的露水可能会打湿你的裤腿。结露是昼夜温差变大的标志,农历七月节立秋时,《月令》里就说了:“凉风至,白露降”

那时还没出伏,需要细心感受一下才能觉得,哦,早晚果然是凉了点。直到又过了一个月,此时早晚的凉意已经很明显,孔颖达①解说白露节是 “阴气渐重,露浓色白”,很是如此。

说起白露,往往会想到《诗经·秦风·蒹葭》——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

不过这首美丽的诗大约给寒露节气更合适,孔颖达云“寒露,言露气寒将欲凝结。”因为寒露之后十五日,便是霜降了。那时候的清冷,似乎更适合作为那位冷面伊人的背景。

反观此时白露,山上的各色野花会争奇斗艳,甚至比夏天一味的浓绿更热闹。秋天的前半段,其实并没有什么萧瑟气息,倒更像刘禹锡说的“我言秋日胜春朝”,不冷不热,繁花似锦。这首诗后两句更好,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,够多么明朗爽利!
《逸周书.时训解》说 “鸿雁来,玄鸟归”,此时鸿雁北来,燕子南飞。清透的蓝天,正搭展翅高飞的鸟儿,不管是一只还是一队,都令人心旷神怡,天凉好个秋!一群鸽子飞过也好看,伴着鸽哨的声音,近了,又远了,也是秋天的美景。

现在,是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刚刚好的时节。白露这个名字,也像是大自然的隐喻似的,时序滚滚向前,很快这种 “刚刚好”就会过去,它不会因为你的喜欢而多停留一刻。再遇到,只能等明年。

然而,短暂易逝的事物,更让人懂得珍惜与怀念。

①孔颖达系孔子嫡孙,大经学家。其编订《五经正义》,对中国经学具有总结和统一之功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