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已经不爱我了,在我们相识了五年以后;我也早就不再爱你了,在我们相识了五年以后。你了解,我明白。我们都没说出来。

今年的沈阳真的很奇怪,入冬以来一场雪都没有下过。干燥而凛冽的寒风,呼啸着挂着每一个长草的心房。曾经以为可以真的幸福平静过一辈子的两个人,却因寂寞而把二人世界过成了两个人的单生生活。

城市的路灯,依旧昏黄而明亮,屁都没有的我们,居然会傻乎乎的以为可以拥有全世界,而我还不知道,所谓的爱情其实是最脆弱的。

曾经我们一起去过的酒店已经更名换姓,你曾经力荐的胡同小店依旧无精打采的开着。你知道在这个城市里,我们最怕什么吗?——没有人陪。所以,即便严寒料峭,酒馆里总会座无虚席;所以,连这里的空气都会让人觉得异常拥挤。

我把行李搬走的时候,你曾流着泪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可惜,那只是一个逢场作戏的告别。我知道,这里已经没有了心动的温度。

把行李搬回家的那天,我开通了各种交友软件、APP,我在努力的汲取新鲜的面孔让自己肆意妄为。第二天我照常去了单位上班,并且一直加班到晚上九点多。

此时此刻,我才知道A-Lin的歌词是真的:

当一个麻痹的人该有多好
心里没别的只有忙忙忙
工作是一种抵抗一帖解药
人怎能被想念打倒
有人问好不好
怕伤心夺眶就咬牙说我很忙
这完美的话 完美的伪装
才让我的痛没人看到

回想这五年,就像是一场梦。你悄无声息的出现,从陌生人到过路人,你又悄无声息的消失。

×